忘世无羡

三生有幸,贵人相助!

【all叶】不务正业的死神

二十四桥明月夜:

病客:



*没错就是那张图的设定


*“我”的视角


——————————————————————————


1.


站在凉飕飕的天台上,当我看见一个男人朝我走来时,我下意识就喊。


“你别过来!别拦着我!我已经决定了!”


这大概是每个跳楼者都会说的句式,我按套路走了,然而那个男人却没有跟着我的套路。


他披着床单一样皱巴巴的黑袍,伸手,掏出了个苹果,擦了擦,啃了起来,边啃边朝我挥挥手。


“没事没事,你继续,我就看看。”


……你到是先把苹果放下啊!!


2.


好尴尬,太尴尬了。


于是我默默地从天台边上下来了。


怎么说呢,有种现在跳了就真的输了的感觉。


“诶?你不跳了啊?”男人继续吧唧吧唧啃苹果,语气颇为疑惑。


……别拦我我要揍了他再跳!


3.


大家好,我还是自杀未遂的那个我,现在我正和一个披着黑色床单的家伙坐在天台边。


吹风。


我的心情如同这块地盘一样荒凉。


这块地和这栋破楼是我特意选的,荒废了许久,鲜有人烟,我可不想自杀被围观引来警察,万一没自杀成被警察因为扰乱社会秩序抓进局子里就尴尬了。


“来一根?”一根烟递到了我眼前,男人自己叼着一根,“年轻人不要想不开,有什么烦心事一根烟不能解决的话,就两根。”


“如果真的是烟就能解决的就好了。”我苦笑着接过,含在嘴里抿了抿。


“我还会再试试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啊,大叔。”


然后我就被他面无表情地推下去了。


4.


即使是面对暗恋对象,我的心脏都没跳得这么快。


风狠狠擦过我的脸庞,眼睛被刮得生疼,眼泪都飙出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与高度紧绷,最后我被男人轻轻巧巧地接住的时候,我只能浑身冷汗地大口喘气。


妈的再也不跳楼了。


5.


男人说他叫叶修,是个死神。


“那你还救我?”


“我这边收到的消息你可不是自杀死的。”


“屁咧!我明明是被你推下去的!”


“你不是想跳楼吗?我让你找找感觉。”


“有你这种人吗!”


“我是死神,谢谢。”他顿了顿,“再说,你能先从我身上下去吗?”


……腿软了怪我喽?


6.


自称死神的家伙跟了我一天,还敲了我一顿饭钱。


吃完还抱怨那家的河粉炒得太咸,我吃五块钱一碗的凉皮我不高兴了吗?


算了跟着就跟着吧,我一个人在这城市飘了好几年连个约炮对象都没有,难得有这么个人能和我聊聊我还是很开心的。


这么想着的我破天荒的决定买点肉回去炖,结果在回家的路上,我就看见叶修不急不缓地转了个弯进了条小巷子。


等等,说好的跟着我直到我死掉呢?


你们死神的设定不对啊喂。


我跟着叶修拐到小巷子里,看着他熟门熟路地找到一个废弃的公共电话,掏出一张卡片,插入电话的缝隙里,“叮!”的一声。


叶修转过身朝我挥挥手:“我下班了,明天见啊。”


……感情你们还是打卡制哦!


7.


然而第二天来我家的不仅仅是叶修。


我一把抓住了这个喋喋不休的……东西的尾巴,它扭了两下就从我手里滑出去了。


“干嘛干嘛干嘛!本剑圣是你能碰的吗?滚滚滚一边儿去,叶修叶修快来和我pkpkpkpkpk!!”


漂浮着的像是文字泡一样惨白的东西唰的一下就冲叶修去了,缠在叶修脖子上嚷个不停。


“抱歉,少天他比较激动。”另外一朵……一只文字泡带着温和的笑跟我礼礼貌貌地道歉。


“没……”还没等我说完这只文字泡就跟着朝叶修那边去了。


“……关系。”


这道歉的意义在哪里。。。


“早上好,叶修前辈。”


“早啊,文州。”叶修看来是习以为常,熟练地将脖子上的文字泡扯下来打了个结扔一边儿去了。


“老叶我的早安我的早安早安呢!!”聒噪的文字泡三下两下挣脱开又绕到叶修身边,看来也是习惯了。


“早啊黄少天。”叶修也是没脾气了,懒懒回了句。


叫黄少天的文字泡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飘在叶修肩膀上。


叶修身上缠着俩文字泡向我说道:“这是喻文州,这个吵死人的是黄少天,俩幽灵。”


幽灵??!


这样子??!


我不想死了!


我惊恐的想。


8.


“其实我们死了后和活着的样子是一样的。”


“那……”


“这个样子耗能低。”


“哦哦。”


“主要是你不觉得这样比较可爱吗?”


“啊?……哦。”


对面的吵吵闹闹突然停下了,仿佛一下子按到了静音键一般诡异。


我和喻文州同时转头去看,叶修淡定地坐在沙发上啃苹果,黄少天在桌脚那里缩成一团。


“这……?”


喻文州瞅了瞅:“大概是撞到小脚趾了吧。”


小脚趾……


嘶,真的好痛。


9.


听他们说,黄少天和喻文州是死了几百年的人了,黄少天以前是个闻名江湖的剑客,喻文州也是个名动天下的谋士。


我默默看向叶修。


“你以前是不是叫黑无常。”


“那不能,黑无常是老韩。”


“……”


“我们也是要与时俱进的嘛。”


你们公司这是封建到民主的节奏?


10.


“我说,你们不会是喜欢叶修吧?”


不是我腐眼看人基,而是这两个人的表现太明显,黄少天现在更是闹腾累了赖在叶修怀里扯都扯不走。


喻文州笑了两声:“本来少天和我在小时候就该断命了,是叶修前辈把我们救了。”


“到像是他会做的事。”我点点头。


“很奇怪吧,明明是个索命的人,却总是在做救人的事。”


“是啊。”


我叹了口气。


“别转移话题,你们到底是不是喜欢叶修。”


“哦,是啊。”


说完喻文州凑过去,身子一甩把黄少天抽开自己窝在了叶修怀里。


11.


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叶修正灵活地翻进我家的窗户。


“早啊,”他冲顶着一头乱毛的我打个招呼,“今天也不打算找死?”


“……我记得的谢谢。干嘛翻窗户?”


“把黄少天和喻文州甩掉。”叶修转过身趴窗户边往下看,他这一转身我就看清了两只挂在他背上的玩意儿。


一只紧紧地抓着叶修的帽子,另一只吊在前一只的尾巴上,看见了我,眨眨眼:“哈啰~”


自从遇到叶修后我吐槽的功力就开始直线上升。


这样不好。


12.


头顶翘着呆毛的那只叫周泽楷,笑得从容的那只叫江波涛。


这两只加起来比喻文州黄少天难缠多了,贴叶修身上不放手,叶修好像也不太好对他俩下手,一直眼神示意我把这俩弄开。


我觉得看起来乖乖的周泽楷可能会比较好收拾,伸手就要去拽他,突然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着我。


“队长以前可是军队里顶尖的神枪手哦。”


变成人形打爆你哦——的潜台词。


我觉得他这个威胁很可笑,死都死了,一个幽灵而已。


好啦好啦我认怂好汉您先把枪口挪开行吗?


13.


不过不得不说,这周泽楷原来的样子帅得我差点要弯。


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把持住的。


14.


我当然记得我还要自杀这件事。


即使每天被叶修和缠着他的幽灵秀的恩爱闪瞎眼我也记得。


但是我也很无奈。


喝敌敌畏,被叶修打得胆汁都吐了。


等车撞,一排路标挡我前面。


在被叶修从河里捞起来后,我放弃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了我这边得的消息你不是自杀死的啊。”叶修坐在我身边,从袖子里掏出个苹果,擦了擦后一口咬下。


“你哪来这么多苹果?”


“一天一个苹果,大眼儿远离我。”


哦,大眼儿啊,我知道,一个有大小眼的幽灵,生前是个医生,死后极为擅长剪电话线,尤其擅长终止叶修与各路人马……哦不,各路情敌的通话,走位神奇,每次都令叶修防不胜防。


不是很懂你们幽灵哦。


“年轻人怎么老想着死啊?”叶修拍拍我的肩。


我望着奔流不息的护城河。


“因为既无趣,又失望吧。”


“千篇一律的人生,千篇一律的人,每天忙忙碌碌,结果却只是碌碌无为,很令人绝望啊。”


“是吗。”叶修点了根烟。


“然而就是你眼中这样无趣的世界,却有人为了能看到更多而拼命活下去啊。”


15.


叶修接手的第一个死者是苏沐秋。


在苏沐秋十五岁的时候叶修就被派去接收他的灵魂了,落魄的少年紧紧抱着怀里的妹妹被地痞流氓摁在墙角暴打,叶修出现的一瞬间就对上了苏沐秋的眼睛。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故作的引人同情下是燃烧着的对活着的渴望。


叶修被看得心软,几下赶跑了那些人。


二十岁的苏沐秋也这样小可怜似的看着他,看得叶修心里别扭了半天最后还是放了他一条活路。


苏沐秋三十五岁的时候……


“够了苏沐秋!我已经多让你活了二十年了!”叶修抓狂了。


苏沐秋还是睁着他漂亮的眼睛看着叶修,讨好地喊了声。


“阿修。”


……


“……唉,算了算了……”


打那以后,冥界就出了个这么不务正业的死神。


救的人永远比带回来的人多。


16.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啊。”


“你才多大就敢说这个世界无趣啊,小年轻。”


叶修起身,拿起放在一边的镰刀,镰刀刀尖上勾着一个救我的时候不小心和我一起掉进河里的幽灵,刀柄上还黏着一个对镰刀爱不释手的幽灵。


“走了,一帆莫凡。回去你们俩新人还有任务。”


我目送着他远去,躺在草地上,第一次,认认真真打量这个城市的天空。


17.


直到叶修下班的时间我都再没看见他,也许,以后直到死都见不到了吧,因为我现在,已经开始努力打消自杀的念头了。


不过说真的,他那边的生活确实太精彩了。


18.


然而事情的真相却是:


——喂?沐秋啊,今天我晚点回去。


——啊对,又被那群小子缠上了。


——嗯?你说什么?喂?喂!


——我去!谁又把电话线剪了!喂喂喂后面那小子!!别抢我装备!


END


————————————————————————
给自己的文画配图,和给自己的图写配文,是最开心的。


开心得要飞起来。


评论

热度(330)

  1. 忘世无羡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