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世无羡

三生有幸,贵人相助!

【all叶】杀手先生您还好吗?

二十四桥明月夜:

病客:



 *杀手叶和孩子们




 




*翔翔的戏份√




 




————————————————————




 




01.




 




凌晨五点,叶修匆匆赶回了家。




 




关上家门,脱下沾满灰尘和血迹的外套,叶修打开了门口的壁灯。




 




壁灯呈橘色,在不大的家内点亮,一下子就让叶修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小孩儿。




 




孙翔缩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小小的身子微微起伏,身上什么都没盖,就搭了一本故事书。




 




叶修走过去伸手想抱起他,结果皮手套上满是冷冰冰的机械和火药的味道,他摘下手套,扯了张纸巾搓搓手,把孙翔放在了卧室的床上,而自己走进浴室洗了个战斗澡。




 




换上睡衣的叶修一头栽倒在床上,打着哈欠把被子往上拢裹住两人的身体,睡死过去。




 




02.




 




“后天有家长会。”孙翔坐在椅子上看着叶修忙来忙去做早餐,悬空的双腿踢来踢去。




 




“你可别再不来了。”




 




“啊?”刚把油倒下锅的叶修大声回问。




 




“我说!你可别再不来了!”孙翔吼完,自己悄声嘀咕了句,“我可不想他们再说我没爸爸。”




 




“哦,哦……我尽量吧。”叶修敲了一个鸡蛋,蛋液在煎锅里“滋滋”地响。




 




“喂!尽量是什么意思啊?”孙翔不高兴地踢了桌子一脚。




 




“嘿!这桌子经不起你踢!”叶修空出手去稳桌子,“还能是什么意思,工作呗,忙了我就去不了,我让老韩或是沐秋去给你开。”




 




“我!才!不!要!”孙翔又狠狠踢了脚桌子,“蹬蹬蹬”跑了。




 




“嘿这小孩儿……”叶修把煎好的蛋装在盘子里,看着木桌子腿上的那个脚印,不禁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03.




 




早餐是煎蛋面包和牛奶,牛奶倒了一大杯,叶修一直坚持要让孙翔每天喝牛奶,孙翔一开始不乐意,后来叶修挑着眉补了句“你还想不想长得比我高?”就乖乖听话了。




 




孙翔坐在桌前恶狠狠地嚼着面包,瞄了一眼对面的叶修,叶修耷拉着眼皮,手里举着报纸,没精打采地慢慢吃全熟鸡蛋。




 




就跟老头子一样。




 




孙翔恨恨地想。




 




“阿翔啊。”




 




“嗯?”孙翔抬头,嘴边还有一圈奶渍,叶修好笑地拿纸巾把那圈奶渍擦干净,孙翔躲着不让他擦,却还是没能逃过叶修的魔掌。




 




“以后晚上别等我回来了。”




 




孙翔抱着牛奶杯的手一紧。




 




“谁等你回来了……”




 




“你说什么?”




 




“我说谁等你回来了!我只是看动画片看太晚而已,反正你又不回家也管不了我。”




 




说完孙翔感觉自己唇角的那只手一僵,他心虚地低下头没再说话。




 




然而叶修没有骂他,只是叹了口气。




 




“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叶修揉揉他的头,孙翔悄悄抬眼看向他离去的身影,他想起以前孤儿院院长跟他说的话。




 




——“孙翔啊,院长知道你是个不服输的急性子,不过跟着叶先生走了就要乖乖的。”




 




——“叶先生是个好人,跟着他你会有好日子过的。”




 




——“不能惹叶先生生气呀,他也不容易。”




 




谁惹他生气啊明明是他自己做得不对。




 




孙翔撇撇嘴,把盘子和杯子收拾好放在水池里,背起书包跟上了叶修的步伐。




 




04.




 




叶修没有自己的车,按他的话说就是没时间去考驾照,后来就懒得考了。




 




这会儿他牵着孙翔在公交车站等车,现在是七点半,站台已经挤满了人,队伍排得拐了几个弯。




 




一个中年大妈带着自己儿子挤进了前面。




 




“诶,他们插队!”孙翔喊道。




 




“怎么!管这么宽啊你!”大妈泼辣地回头吼了句,然后喊着“让让让让,送儿子上学”扭着肥胖的身子挤到了前面。




 




那个小男孩还回头朝孙翔吐舌头,比了个“傻不傻”的口型。




 




孙翔气得鼻子都歪了,闹着就要往前去。




 




“别闹,好好排队。”叶修按住了孙翔。




 




“可是他们插队!”




 




“遵规守矩,别人犯错你不能跟着犯。”




 




“我……”孙翔只说了一个字,还只是个小孩儿的他当然还不懂遵守这些条条款款的意义,但他对上叶修的眼神又不敢开口了。




 




叶修的目光和平时一样懒散,但莫名地,孙翔就是不敢惹他生气。




 




不跟你计较!




 




孙翔气呼呼地想着,一路上没再跟叶修说话。




 




05.




 




到了校门口,孙翔发现他那个班的班长周泽楷已经等在门口了。




 




周泽楷一下子就看向叶修,小步跑上前腼腆地打招呼。




 




“早安,孙翔……叶叔叔。”




 




“早上好啊小周,孙翔你看看人家多有礼貌。”




 




“我也很有礼貌的!”只是不想对你礼貌!




 




“好好我们家翔翔最乖。”叶修蹲下来理他的校服,孙翔看见周泽楷直勾勾地看着叶修的动作,别扭地移开视线。




 




“叶修你就不能让我自己上学吗?”




 




“不能啊,我家翔翔这么乖这么帅路上被人拐跑了怎么办?”叶修捏了捏孙翔的脸蛋,拿给他和周泽楷一人一颗糖。




 




“好了,我要走了,再见,小周,下次跟孙翔来我家玩。”




 




“嗯。”周泽楷用力地点点头。




 




06.




 




孙翔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地听小学数学老师讲课。




 




下课铃一响孙翔就不耐烦地把笔砸到了书本上,转头看见周泽楷正拿着那颗水果糖,一副舍不得吃的模样。




 




“喂,那个又不是什么贵的,你上次带来的巧克力明显更好吧?”




 




周泽楷愣了愣,笑了一下:“不一样。”




 




孙翔没来由地生气,趴桌上不说话了。




 




07.




 




叶修一回家直接一觉睡到了下午。




 




起来的时候饿得肚子咕咕叫。




 




他抓抓乱七八糟的头发,打整打整自己,塞了两片面包填肚子就披上外套出门接孙翔去了。




 




孙翔走出校门,看见叶修靠在电线杆上打瞌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想装不认识自己走人。结果另一个班的家伙先冲上去了。




 




“叶修叶修!你又来接羊习习啊?”黄少天蹦跶着跑过去,喻文州跟在他后面,礼礼貌貌地问好。




 




“叶叔叔好。”




 




“少天,学学文州,规矩点,喊叔叔。”




 




“我才不要,你个大叔。”黄少天做了个鬼脸,“上次你说带我去游乐园的你还记不记得啊?不记得我就要踢你了!”




 




“我上次明明是说带我们家孙翔去,有你什么事,对吧阿翔?”叶修喊住了准备偷溜的孙翔,孙翔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过来。




 




“就是,关你什么事啊?”




 




“叶修你一点都不爱幼!怪大叔!死宅男!”




 




“叶叔叔,其实周末少天的妈妈要带我们去游乐园,少天只是想到时候和你一起玩。”喻文州看着叶修的外套,“天气凉了,叶叔叔要注意加衣服啊。”




 




“谢了文州,”叶修蹲下身揉揉黄少天的脸蛋,“记得了,小狮子。”




 




得了允诺的黄少天高兴地抱着叶修脖子亲了口,挥挥手拽着喻文州就跑了。




 




哄走了俩小孩儿,叶修又回头看向自家这个。




 




“周末带你去玩,嗯?”




 




孙翔脸上表示“马马虎虎”,其实心里都高兴翻了。




 




08.




 




晚上叶修又出去了。




 




孙翔站在门口,他好不容易服软让叶修不要走,但是叶修最后只是亲了亲他的额头,让他乖乖的,就出了家门。




 




孙翔眨眨眼睛,把眼角那点酸意压下去,吸了吸鼻子,抬起板凳走到水池边,站上去把水池里的碗都洗干净。




 




今天叶修还特意做了鱼,结果还没吃上多少就匆匆刨了饭披上大衣出了门。




 




桌上的鱼已经凉了,冷冰冰的没人理。




 




孙翔把鱼放进冰箱时想着。




 




就像他一样。




 




09.




 




叶修在楼顶抬起了枪。




 




准心对准了对面那栋楼的一个男人。




 




他放缓了呼吸,心跳都趋于平静。




 




懒洋洋的目光此刻锐利地像是一只搜寻猎物的隼。




 




他缓缓而准确地,扣下扳机。




 




一点血花绽开。




 




叶修迅速地将枪支拆分装进箱子,拎起箱子戴好墨镜口罩和帽子立即转身下楼,鞋面踩上水泥的声音在废弃的楼道里十分清晰。




 




而在呼啸的夜风中,叶修的微型耳机却接收到了一个信号。




 




……




 




“喂?阿翔?”




 




“……叶修,你在哪里……”




 




“我?我当然在加班啊,我们老板今天又多加了任务。”叶修穿过阴暗的小巷,迷宫般的巷子他却穿梭自如。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等你回来。”




 




“我马上就回来了,乖,听话,先睡觉。”




 




“马上是多久?”




 




“就是……”叶修突然停顿。




 




巷子的出口站着几个人。




 




“抱歉刚刚又多了几张报表我晚点回去。”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下任凭孙翔再怎么打也没人接了。




 




10.




 




凌晨四点。




 




叶修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他打开门口的壁灯,孙翔还是睡在了沙发上。




 




他无奈地笑了笑,这回没能把他抱进去,只是给他盖好了被子,而自己走进卧室,脱掉上衣,露出还在出血的伤口。




 




叶修咬咬牙,拿出自己的医药箱,把毛巾咬在嘴里,把镊子用酒精消毒,小心地取出肉里的子弹。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他出了满头的汗。




 




他深吸几口气,再次咬紧牙关,接着给自己缝合伤口。




 




白色的台灯下,那些血和药品显得令人心惊胆战。




 




在露出的一点点门缝中。




 




孙翔将一切尽收眼底。




 




11.




 




家长会叶修还是没能来。




 




他的伤还没好,就又出了门。




 




这会儿孙翔已经不在意别的小孩儿嘲笑他没爹的话语,他只在乎叶修流了好多好多血的伤。




 




他一直没对叶修说,他很害怕,害怕叶修不要他了。




 




周泽楷见他心不在焉,拍了下他的肩膀。




 




“……没事?”




 




孙翔摇摇头。




 




下午的课孙翔完全坐不住,等放学的铃声一响就往校外冲。




 




叶修没在。




 




叶修从来没有没在过。




 




孙翔那一刻急得快哭了,赶忙打了车回家,叶修给过他一个钱包,说是有急事的时候才能用,他就一直没打开过。




 




坐在出租车上孙翔第一次打开这个钱包。




 




里面塞了些现金,除了现金就是各种各样的银行卡。




 




孙翔吸了吸鼻子,头一回没骨气地哭得稀里哗啦。




 




他跑着回到家,家里没人,他不管不顾地翻了家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最后终于在床头的一个暗格里找到一张简易的地图,上面的笔迹还很新鲜,在一个位置打上了红圈。




 




孙翔立刻跑出了家门。




 




12.




 




司机把他送到了一个工厂附近。




 




孙翔吞了口口水,现在已经黄昏了,他拿着地图,走进了工厂的入口。




 




工厂静悄悄的,机器还在运转,但没有一个员工。




 




他听见一声响亮的枪响,小心翼翼地往枪响的位置走去。




 




一路上开始出现子弹擦过机器和地面的痕迹,火药的味道越来越浓,还有尸体倒在地面上,鲜血泊泊地往外淌,孙翔深呼吸几口,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他说这些都没关系,他要找到叶修。




 




最终,他在最里面的房间找到了叶修。




 




狼狈不堪的叶修。




 




四周都是尸体,叶修喘着气坐在地上,他身旁还有两个男人,是来过家里的韩文清和苏沐秋,他们都很狼狈,身上的衣服有子弹划过烧焦的痕迹,伤口更是不计其数。




 




三个大男人看见孙翔都有点愣,叶修愣了后撑起自己,让自己站起来走过去。




 




“阿翔……”




 




他伸手想去捂他的眼睛不让他看这些,但伸出手后发现自己一手的鲜血,叶修有些无措地搓搓手。




 




然后他的手被一只小了许多的手拉住了。




 




那只小小的手还在颤抖,最后孩子一把抱住了他。




 




“叶修……”




 




“……叶修……”




 




“唔……叶修……呜啊……呜……”




 




叶修不知所措地看着抱着他大哭的孩子,他转头看向自己的两个老哥们,然而两个老兄弟只是对着他笑了笑,抬抬下巴。




 




叶修低头,孩子哭得他的衣服眼泪鼻涕湿了一大片,不由得笑出了声,蹲下来抱住了孩子。




 




“不……呃……不要你走……呜……”




 




“好,不走。”




 




13.




 




“我说这么多年你也该安定下来了吧?”苏沐秋收起枪,看向一旁的叶修。




 




“安定?”叶修笑了下,“怎么安定,我倒想有一天对面飞过来一颗子弹。”




 




叶修将食指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biu——的一下,带走我算了。”




 




从小被培养成杀戮机器的叶修早早就厌倦了生存这件事。




 




而后来,他的老朋友们总说。




 




给自己找个念想活下去。




 




养只宠物。




 




或是养个孩子。




 




14.




 




他选择了后者。




 




在领养孙翔的时候,他蹲在孩子面前,伸出两只捏紧的手。




 




“来,猜猜看,哪只有糖,猜中就带你走。”




 




叶修现在都记得小孩儿紧张了半天,最后欢呼雀跃的样子。




 




只是他不知道。




 




其实他两只手都有糖。




 




END








——————————————————————








请帮忙捉虫吧……连更两篇有点晕……我不能熬夜……啊


评论

热度(407)

  1. 几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忘世无羡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3. 乌利尔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