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世无羡

三生有幸,贵人相助!

【all叶】撞上三流言情设定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二十四桥明月夜:

病客:



 




*打一顿就好了,如果打不过,就快让自己醒过来




 




*对不起文客它又……它又……




 




*文客发病老不好,别说了已经废了




 




————————————————————————




 




01.




 




叶修是个服务员。




 




一家小咖啡厅的服务员。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设定也不知道是谁规定,但就是理所当然。




 




霸道总裁会被一朵清纯不做作的白莲花收服,高傲的校草会被单纯又无知的妹子扳成傲娇,超帅超牛逼的弟弟/哥哥会义无反顾地爱上自己的姐姐/妹妹,冷酷的杀手会被同情心耐心无限好的圣母变成一朵口嫌体正直的暖男,黑道老大会被动不动就眼泪汪汪的小可爱带成爸爸……啊不是,是正直的老公,青梅竹马多是备胎。




 




还有很多很多理所当然到让人一看就忍不住露出滑稽脸的设定,剩下的就不一一叙述了。




 




对,你们不应该再让作者回忆这些痛苦的套路。




 




然后再声明一次。




 




叶修,性别男。




 




是个服务员。




 




一家小咖啡厅的服务员。




 




“所以,”完全没有贯彻服务精神的服务员看着眼前穿着高档西装微笑着的男人,“您要喝点什么?”




 




02.




 




“皇家礼炮有吗?”




 




叶修看了眼长相不错的男人,利落地在小本子上写下。




 




“好的卡布奇诺一杯,请问要冰的还是热的?”




 




“可是我点的是皇家礼炮。”男人好脾气地笑着,却似乎并不想轻易放过叶修。




 




“对不起我们没有皇家,也没有礼炮。您如果要让我去买的话,对面的小便利店只有可乐还没有过期。您是要冰可乐还是要常温的?”




 




“……一杯冰卡布,谢谢。”




 




“好的请稍等一会儿。”




 




“很好,服务员,你叫什么名字?你引起了我的兴趣。”




 




叶修回头,神情复杂,伸出手指在自己太阳穴的位置转了几圈。




 




意思就是你丫脑子没问题吧?




 




喻文州很明显只领会到了7个字。




 




他似乎也不想再说这种完全不符合自己设定的话,再次开口道。




 




“我叫喻文州,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的神情并没有变化多少,他只是指了指挂在自己胸前的名牌。




 




——叶修。




 




喻文州的表情再次一僵。




 




这人好拉仇恨啊!




 




“真、真是个不……做……作……的人呢……”




 




叶修听他艰难地说完这句话,叹口气。




 




真的不用勉强自己说出这种台词的。




 




真的。




 




03.




 




在付款的时候,又出了问题。




 




“抱歉我们只收现金。”叶修将收银台上摆着的牌子放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递出银行卡的手僵住了。




 




“……手机转账也不可以吗?”




 




“不行,我没手机。”




 




就在喻总裁头痛万分的时候,好心的叶修给他指出了明路。




 




“是刷碗还是服务员,您选一个吧。”




 




“……”




 




喻文州,本应该是霸道总裁设定的喻文州,本应该这时候直接拉下叶修亲一个在他耳边扔下一句撩人的“这就算是支付好了”然后扬长而去的喻文州,看了一眼正投来一点都不友善的视线的店员包荣兴。




 




“……还有其它选项吗?”




 




04.




 




周六正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睡得香的叶修被一阵电话铃吵醒了。




 




是他大学的冯校长,叫他周末去做演讲,叶修嘟囔着我就一小服务员能给大学生们做什么演讲,结果隔着电话被冯校长吼了一通,堵着隐隐发痛的耳朵含含糊糊答应了。




 




周末叶修收拾收拾自己去了大学,走在校园树林成荫的道路上,不禁回忆起了自己的学生时光。




 




然后就看见了高年级生欺负新生的一面。




 




啊,这也是回忆呢。




 




那个高年级生染了一头明黄的头发,打着耳钉,穿着挺时尚,看起来小帅小帅的。




 




新生抖了抖接着一口气跑掉了。




 




“诶,诶!你跑什么啊?我只是想问……!”黄少天没拦住那个新生,回头一眼就看见了叶修,表情一变,一副孤高冷傲的模样。




 




“喂,你看见了?”




 




叶修虚起了眼。




 




“啊?我是近视,你说看到什么?”




 




只见那个大男孩冷哼了一声。




 




啊,走掉了。




 




叶修耸耸肩,往大礼堂走去。




 




05.




 




结果演讲完,叶修就被这个学生壁咚在了休息室里。




 




“是你啊,今天来演讲的曾经的全校第一?”黄少天微微勾起了唇角,痞帅痞帅的,要是个小姑娘指不定就脸红心中尖叫了。




 




“所以呢?诶让让,小朋友乖啊,哥还赶着回家睡觉。”




 




“谁是小朋友!”




 




叶修比了比他的身高,又比了比自己的身高,随后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




 




好气啊!




 




“今天你这个曾经的全校第一不跟我PK一场就别想走!”




 




这样啊。




 




叶修随手拿起一旁的座机,在黄少天的注目中按了几个键。




 




“我靠我靠你别报警啊!有话好商量你别报警别别别别!!!!”




 




06.




 




“哦——感情你只是想挑战我?”




 




“对啊。”




 




叶修和黄少天坐在教学楼的楼道里,一人喝着一罐热咖啡。




 




“老是听这里的老师说你怎么怎么牛逼,我就想看看很牛逼的人是怎样的,现在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一看就是个死宅,方便面还是买打折的那种绝对的。”




 




“呵,”叶修盯着手里的咖啡罐,“不怎么牛逼,比你高就行。”




 




“靠靠靠!”黄少天送出一个中指,“你再扯这个问题我就要揍你了!”




 




叶修不在意地喝了口饮料。




 




什么高傲校草就是个话唠而已。




 




“对了,你染发带耳钉干嘛?”




 




叶修抬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黄少天心下一跳,有几分慌张地拍开叶修的手。




 




“当然是这样很潮啊!”




 




你是笨蛋吗?




 




07.




 




地上倒着一个男人。




 




一个长得相当不错的男人。




 




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大出血。




 




于是叶修打出一个急救电话后绕开走了。




 




然而并没有走掉。




 




他的脚被人抓住了。




 




放开我啊为什么flag会自己缠上来啊!




 




走不掉的叶修最后郁闷地被一同带上了救护车去了医院。




 




还帮陌生男人交了医药费。




 




最后把男人扛回了家。




 




钱是他掂的那人可就不能跑了。




 




08.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察觉到身旁有人,下意识就想掏枪,但是两手空空身上还穿着蓝色斑点的睡衣。




 




叶修看着对自己双手发愣的男人。




 




“你的东西我放抽屉里了,当然子弹我没收了。”




 




周泽楷冷冷地看着他,没有说话,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逃跑花掉了他所有的体力,最后虚脱地倒下失去了意识,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但他丝毫没有放下戒心。




 




“既然你醒了那就好办了。”




 




叶修咬开笔盖拿着一张纸坐在床上。




 




“你的医药费,我的精神损失费,我的体力损失费——你知道为了抬你上楼我差点闪了腰吗,还有你估计还得躺一段时间的床,住宿费你看?”




 




叶修抬头望着他。




 




周泽楷有点恍惚。




 




怎么感觉自己遇到了碰瓷的?




 




09.




 




“小周啊。”




 




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周的周泽楷抬头看向叶修。




 




叶修严肃地说。




 




“你看,这个床睡着很不舒服是吧?”




 




周泽楷咬着虾仁点点头。




 




“巧了,我刚好看中了一款新床,特别舒服,而且还不贵,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你只是自己想换床了吧?




 




周泽楷吃下那个虾仁,缓缓说出两个字。




 




“双人……?”




 




“嗯?”




 




“不是双人……不买。”




 




叶修,觉得在自己的地盘,受到了挑战。




 




11.




 




周泽楷想帮叶修做家务,叶修照顾了他这么久,他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当作回报。




 




于是第一天周泽楷就碎了六个碗。




 




叶修皱着眉让周泽楷小心,自己拿扫把过来把碎片都扫干净最后用胶带绑好。




 




绑好后一转头,就看见周泽楷伸出双手,手心朝上,眼睛紧紧闭着。




 




叶修立马就明白了做错了事的周泽楷的意思。




 




你、你打我吧……




 




最后叶修只是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这种情况下还生气人干事?




 




12.




 




叶修被黑道老大韩文清扔进了卧室。




 




叶修:????




 




迷茫的叶修想了想门口的小弟的对话。




 




哦,好像是小周杀了他们的人,现在把他找出来算账来了。




 




“老韩,喂,老韩,你抓错人了啊我是无辜的啊你该知道。”叶修冲在一边翻东西的韩文清喊道。




 




他跟韩文清小时候上一家小学,后来他这小学同学跑去混黑,他们这几年断断续续还联系着。




 




虽然多半是叶修累得趴家里不愿意动叫韩文清给他送吃的上来。




 




“是不是无辜的你自己知道。”韩文清脸上没有表情也硬生生让人感觉到了肃杀。




 




叶修缩了缩,看见韩文清拿了一副手铐过来,抓着他的手就要拷上。




 




“嗷——!!!!!!”叶修叫了声,叫得特别惨,把韩文清都吓到了,一瞬间都以为手铐里面装刺了。




 




“哦,没什么,就喊喊吓吓你。”叶修坦然地说。




 




韩文清嘴角抽了抽。




 




好想揍他啊!




 




这一刻揍他的心愣超过了艹他的心。




 




13.




 




因为仇恨值太高最后被韩文清黑着脸放了的叶修揉揉自己被踹疼的小腿肚,打了辆计程车回到家。




 




刚打开家门,叶修立马又关上了。




 




“叶修你躲什么躲,进来!”




 




叶修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门。




 




好嘛这下全齐了。




 




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还有他的青梅竹马苏沐秋和他弟叶秋。




 




“叶修,不介绍一下吗?”苏沐秋咬牙切齿地问。




 




不。




 




我选择死亡。




 




叶修打开了家门。




 




“你们走不走,不走?我走。”




 




14.




 




然后叶修就真的“走了”。




 




他从床上醒了过来。




 




惊醒的叶修还迷糊着。




 




天,他居然梦到那些老朋友变成了言情剧的设定角色,真是吓死他了。




 




拿他们没有的东西去要求他们的话。




 




他们就会变成其他的人啊。




 




庆幸之余,叶修突然发现这个场景不太对。




 




他身子一僵,转头,看见了一双再熟悉不过的大小眼。




 




抬头,头顶是古香古色的床幔,看向窗外,窗外的景色完全不似人间景,缥缈虚无。




 




叶修僵硬地把头再转向王杰希。




 




王杰希披着一件素色的外袍,笑了。




 




“徒儿,怎么呆了?”




 




15.




 




大眼果然是修仙啊。




 




叶修第一时间想到。




 




END




————————————————————————




文客:好想写灵异啊还没写过,你们俩有什么讨厌我写的东西吗OVO?




画客:人儿。敢写“人儿”我就剁了你写文的那只手。




评客:我讨厌你OVO




文客:……………………………………讨厌我的人海了去了你算老几?




评客:……我居然以为我懂这个人。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啊你!


评论

热度(329)

  1. 忘世无羡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