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世无羡

三生有幸,贵人相助!

【all叶】幽灵邮差与小幽灵邮差

二十四桥明月夜:

病客:



 *设定如题




 




——————————————




 




01.




 




邱非捏紧手里的信纸。




 




他抬头望着眼前这栋摇摇晃晃的公寓,公寓顶端的烟囱极有规律地收起,张开。




 




这栋公寓睡着了正在打呼噜。




 




邱非理了理头上戴着的帽子,小心翼翼地走进公寓的大门。之前有过幽灵吵醒了正在睡觉的房子被房子一个喷嚏喷飞好远的实例,邱非想自己还是老实一点为好。




 




他可不想来见老师的第一天就被房子扔出去。




 




2楼1号间……




 




邱非在门前站定,猫眼动了动,眨巴两下,瞪圆了看着邱非递到它眼前的信纸,随后门把手“咔哒”一声轻响打开,在邱非走进后又悄悄关上。




 




房间内并不大,却一应俱全,听见他进来的动静,家具都微微看向他,然后又各呆各的,所有的灵魂看起来都懒洋洋的,唯有窗台上摆着的牵牛花挺精神,牵牛花开了两朵,有一朵看见陌生幽灵兴高采烈地晃了晃身旁头一点一点的花,然后死命扇着它的花瓣让它赶紧清醒过来。




 




卧室的门主动打开,床晃了晃,但只把裹着人的被子晃醒了,被子没精神地摊开,把熟睡的人拍醒,邱非只见一个头上乱如鸡窝,皮肤苍白的幽灵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




 




邱非立即站正鞠了一躬。




 




“老师好。”




 




02.




 




“哦哦,你就是老冯说的跟着我的新人,邱非是吧?来得挺早的啊。”




 




老师和善地对他笑了笑,脸上还有印子。被看不过去的被子一下子甩进了洗手间。




 




邱非一时不知该做什么,腰被碰了碰,邱非转头,叶修家的椅子拍拍他的腰,撞弯他的膝盖让他坐在椅面上载着他跑到桌边。




 




桌上的鲜奶盒给他倒了满满一杯的牛奶,碟子装了一些早餐饼蹲在他面前。




 




“谢谢。”




 




意外地好客啊。




 




邱非将手伸向饼干。




 




饼干惊慌失措地四散而逃。




 




“……”




 




隐约似乎能听见细小的尖叫声。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叶修擦着头发出来,他一出来那些饼干就跑到他身后,探出一点点望着邱非。




 




瑟瑟发抖。




 




邱非摇摇头。




 




“叶修……老师?”




 




“嗯?你想叫老师?”叶修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叫我前辈或是老师都可以,随你高兴吧。”




 




他弯腰捡起一块饼干。




 




“我们家的饼干有点……呃……怕生。”




 




邱非恍然,他还以为所有的饼干都恨不得让幽灵赶紧吃掉它们。




 




“你喂点牛奶给它就好了,试试?”




 




叶修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把饼干放进嘴里。




 




邱非倒了些牛奶在碟子里,饼干们嗅了嗅,爬上桌布,三步一后退,凑过来一点点吸着牛奶,而最后邱非咬下那些饼干的时候。




 




唔……满嘴牛奶香,好吃。




 




03.




 




“早餐也吃了,那么,我现在问一问你,邱非小同志,”叶修敲敲桌子,“你对我们邮差的工作了解吗?”




 




邱非认真地想了想。




 




“无论时间地点,都要在第一时间完好无损地把信件送到收件人手上。”




 




“很好。”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




 




“你说得很好,我再给你补充一点,在这个全是灵魂的世界,很多灵魂因为现世的缘故被束缚在原地,这些灵魂是我们的主要客户,所以,对他们来说,信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邱非郑重地点头。




 




“很不错啊年轻人。”叶修对于他看好的幽灵从不吝啬夸赞,他披上自己的外套,戴好帽子,“那么,走吧,新人的第一天上班。”




 




04.




 




“啊,叶修!早上好!”




 




走到车站处,样貌俏丽的少女高兴地冲他们挥着手,她身旁还站着一个相貌与她相似的男子,同样熟络地跟叶修打招呼。




 




“早啊叶修。”




 




“早。”




 




“前辈们早上好。”




 




“早安~这就是那个新人?”苏沐橙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邱非,“嗯……不会被带坏吧?”




 




“老师不是那种人。”叶修还没说话,邱非就先他一步开口了。




 




“……真是个好学生啊。”愣了一下的苏沐橙感慨道。




 




“跟叶修完全就是两个画风。”苏沐秋啧啧有声。




 




叶修得意地挑眉。




 




“加油哦。”苏沐橙笑笑。




 




“嗯,谢谢前辈。”




 




“你看看人一小新人比你正经多了。”苏沐秋搭上叶修的肩跟他闲扯。




 




“我还不够正经吗?”叶修摸出一根烟叼上。




 




苏沐秋看他的打火机老点不上火好笑地把他的烟摘下:“你家打火机不是只准你中午抽一支吗?怎么没换个新的?”




 




叶修郁闷地把打火机收起:“换了新的,结果它又跑回来把新的打跑了。”




 




“哈哈哈哈!”苏沐秋靠在叶修肩上笑得胃疼,过了几分钟才止住。




 




“看,基佬。”每天都要被秀一秀的苏沐橙冷漠地把邱非拽远点。




 




七点的钟声敲响,站台天花板上被关在笼子里的鹦鹉耷拉着眼皮砸吧嘴,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扯了一下鹦鹉长长的尾羽,鹦鹉立马瞪圆了眼,长大嘴拉长喉咙。




 




“排队——!!”




 




幽灵们立即在上车的通道口排好,来的是一辆红色的双层大巴,有点旧,红色是氧化后的暗红,跑起来像是整个车都在抖。




 




真的可以吗?邱非不禁疑惑地皱眉。




 




一大群幽灵涌进了车厢里,邱非叶修苏家兄妹四人挤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




 




“往里挤挤,中间还有空啊。”司机吆喝了一嗓子,看上去老大不高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坐稳了。”司机关上车门,瞬间车就飚了出去。




 




邱非一会儿往左偏一会儿往右偏,这时他无比庆幸人多,他被好好地卡在人群中,不然早被这超高速的车甩飞出去了。他转眼看向叶修,叶修他们好像早就适应了,叶修甚至还挨着苏沐秋打瞌睡。




 




真辛苦啊,邱非想着,然后下一秒车被一个石头硌了一下,车身往上一弹。




 




“啊——”




 




一车的幽灵也往上弹起,直接弹出了车厢,然后又随着下落的车身稳稳地落进车厢里。




 




两个零件从车里滚出去。




 




邱非的心都木了。




 




05.




 




公交车绝尘离去,叶修一手扶着邱非。




 




“还好吧?”




 




邱非愣了愣,随后飞快地摇头。




 




“你看你第一天就带人坐特快车把新人弄成什么样子了。”苏沐秋帮他扶了邱非一把,四人一同走进邮局。




 




“年轻人早点适应,我当初不也被甩得早饭都出来了,小邱不错,比我当年好。”叶修揉揉他的头发。




 




“那行,你小心点,我们先走了。”




 




“对邱非好点哦~还有记得给我买蜂蜜蛋糕!”




 




“知道了知道了。”




 




叶修挥别俩兄妹,拽着邱非走向收件处。




 




……




 




“请签字。”




 




窗口接待处递出一张表格,邱非仔细浏览完,是他的考勤表以及负责说明。




 




“签完字后交给收件处的负责人就好。”




 




“好的。”




 




邱非领了表格到一边填去了,而叶修则跟窗口里的工作人员聊上了。




 




“那就是前辈带的新人?”




 




“嗯,挺好一孩子。”




 




“听说他通过测试的成绩也很优秀,我一开始以为会进办公室。”江波涛整理着桌上的稿件,“不过跟着前辈也不错,我们现在的邮差是越来越忙了。”




 




“可不是,就连小周都天天在外面忙了。”




 




“小周也想帮前辈分担一点啊。”江波涛微笑着将一袋曲奇递给叶修,“这是今天帮前辈准备的,中午来不及吃饭的话就吃这个吧。”




 




“谢谢,你也多注意身体。”




 




“是啊,哪怕是死了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行。”




 




叶修转身,发现邱非正盯着优秀员工墙发呆。




 




“老师,那位是?”邱非望向最近一个月的优秀员工照片,照片中的男子样貌英俊,笑得有些腼腆,照片下方署名周泽楷。




 




“你说小周?他可是我们这里最帅的小伙子啦,人长得好工作能力又强,性格也好,小邱非你要想当优秀员工可要努力了。”




 




邱非看向以前的优秀员工,多是叶修的照片。




 




“老师也很好。”




 




叶修没回答,摸摸鼻子咳嗽了一声。




 




“走吧,我们去取今天要送的信件。”




 




是不好意思了吗?




 




邱非跟在他身后想着。




 




06.




 




寸草不生的荒芜之地,只有一条灰色的河流在奔腾。




 




邱非和叶修坐着马车来到河岸边,河堤边坐着一个正在垂钓的幽灵。




 




“唷,文州,早上好啊。”




 




被唤作“文州”的男子手中鱼竿稳稳不动,转头向叶修问好。




 




“早上好,今天我们的邮件又是不少吧?”




 




“你们的信件就没少过,”叶修从大袋子里找出捆成一捆的信件递给喻文州,“而且自从黄少天跟哪个幽灵交上笔友后,我这里的信件真是成倍增长。”




 




“你身边这位就是新人?”




 




“是的,先生您好。”




 




“你好。”喻文州笑笑,接过信件看了看,直接拆开了最上面的几封,都是简短的感谢的话语。




 




喻文州柔和了眉眼,将信放回信封里,塞进自己身旁的盒子里。




 




“今天怎么就你一个?”




 




“有些幽灵状态不好,他们去做些紧急措施,一会儿就回来。少天今天还一直在念叨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们准备了一点……嗯,请等一下。”




 




鱼竿一沉,喻文州停下话头,将鱼线往回收,邱非就看见一个幽灵被钓了上来。




 




“???”




 




对上邱非疑惑且惊讶的神情,喻文州将幽灵安安稳稳地放在地上解释道:“这条河是真正的没有灵魂的死水,而里面往往游离着许多迷惘的幽灵,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些幽灵从河里救上来。”




 




幽灵是个面色平静的成年男子,他站在地上恍了好一会儿神,慢慢慢慢地,才反应过来,他憨厚地摸摸头。




 




“那个,不好意思,我又掉下去了。”




 




“没关系。”




 




“前边有马车,赶紧坐上回去吧。”叶修拍拍他的肩,“给,这是车钱。”




 




“啊?啊……”男子掏完兜发现自己真没带钱,有几分羞愧地接过几枚硬币,“不好意思啊,喻先生您可以帮我转交一下钱给这位邮差吗?明天我拿钱过来。”




 




“不用,别这么客气,车来了,赶紧走吧。”




 




男子讷讷点头,一边说着感激的话语一边向零散站台走去。




 




“……真了不起。”邱非收回自己的视线感叹道。




 




“叶修前辈当初教得好罢了。”喻文州理好鱼线,再次开始了垂钓,“我们准备了一些肉馅派,到时候过来尝尝?”




 




“不了,今天邮件还有一大堆,已经在这里耽误时间了,先走了,你自己注意别再掉河里了。”




 




“喻先生再见。”




 




“路上小心。”




 




喻文州目送他们乘上马车,直到叶修的身影彻底消失,他才将注意力再次转回到河面上。




 




07.




 




“老师,那位前辈也是老师教的?”




 




“算是吧。”叶修跟邱非坐在马车里,车身一直抖个不停。




 




“以前我还不是邮差,那个时候要送信的可不比现在的多,天天掉河里的灵魂倒不少,”叶修被颠得话说出来都一颤一颤的,“灵魂都绝望的幽灵很容易被那条河吸引,大部分幽灵被钓上来后过会儿就好了,还不行的就做点紧急措施,吃点香蕉看点动画片听听音乐,绝大多数也就好了。”




 




“喻文州当时就是我从河里钓上来的,后来嘛,又陆陆续续有一些人,刚好他们也离不开那个地儿,他们就自发地接替了这个工作。”




 




“那……要是还没好的人呢?”




 




“嗯?”叶修反应过来他是在问那些紧急措施无用的人,“正好我们要去的下一个地方,你就知道了。”




 




“老师知道很多呢。”邱非再次对自己的老师涌起满满的崇拜,“老师以前是怎样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呃……”




 




叶修想起他以前跟苏沐秋搭档的时候两人骑着自行车吭哧吭哧上了山顶,结果一个不慎两人一起从山顶滚到山底的事情,默默地伸手捂嘴。




 




“……不,并不是多值得借鉴的事……”




 




08.




 




“带新人?”王杰希将手上沾满泥土的手套摘下。




 




“是啊,带新人熟悉熟悉环境。”叶修将信件都交给主动过来收取的高英杰。




 




在偌大的田园里,邱非,现在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困境中。




 




他试探地往前走一步,身前的小板凳立马蹦跶着冲他吼。




 




“汪!汪汪!”




 




“!”




 




这到底是狗还是板凳?




 




“没事,别管它,它是我们捡回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变异成这个样子了,”袁柏清抱着一大筐花路过,“小黄,去去去,边儿玩儿去。”




 




名叫“小黄”的小板凳委屈地呜咽着跑开了。




 




邱非又想起早上那些早餐饼。




 




也许,有些东西我们并不了解它自己想变成什么样子吧。




 




“小邱,过来。”




 




“?”邱非走向叶修,叶修一手勾着王杰希肩膀,一手摊开跟他介绍:“这位,是祖国的园丁,啊,王大眼儿……诶别戳我腰!咳,之前所说的,有些灵魂受到了很大的创伤,这个时候可以把他们连着向日葵一起种进土里,合理的浇水和光照以及温润的泥土可以帮助修复灵魂。”




 




“嘛,大眼儿跟他的同事们就负责这件事,因为他们也是没法离了这里的幽灵。”




 




“呜啊!叶、叶先生!”刚处理完几个幽灵的乔一帆抱着信件被小黄缠上了,左右脚不停地换落脚点才停在了叶修面前。




 




“没事吧?”叶修帮着扶了他一下。




 




乔一帆摇摇头:“这些,是要寄出去的信件,麻烦你了。”




 




“呵呵,不麻烦,”叶修摸摸他的头,“一帆现在做事越来越能干了。”




 




“谢、谢谢您!”乔一帆被表样得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邱非对自己老师的尊敬不断上涨,而王杰希则皱眉。




 




“不要对我的学生出手。”




 




他握住叶修的手。




 




“??”




 




出手?几个意思?




 




叶修摸不着头脑,而王杰希一下句就更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有什么冲我来。”




 




“…………”




 




09.




 




中午将花田里面以及附近的信件都送了一遍,匆匆吃了点午饭后两人又坐上田鼠拉的雪橇来到了麦田。




 




这边是大型的食品加工工厂区,而且邱非发现这里的幽灵似乎都对叶修抱有谜之敌意,邱非不禁警惕起来。




 




“叶修?”




 




一位戴着眼镜着装一丝不苟的幽灵接待了他们。




 




“吃午饭了吗?”




 




“吃了吃了,我说你一见我就问我吃没吃,老妈子新杰?”




 




张新杰闻言也不生气,只是推了推眼镜。




 




“你的习惯真的很不好,我也不想管东管西的。”




 




他看向邱非。




 




“这位是?”




 




“邮局新来的新人,分到我手下带着。”




 




“您好。”邱非向张新杰点点头,然后理好信件交给收取信件的工作人员。




 




“你好。”张新杰递给他们各自一杯热茶,“喝点茶歇会儿再走吧。”




 




“谢了新杰。”




 




“叶修?”拿着报告单路过接待室发现叶修在里面的韩文清皱起了眉头。




 




“哟,老韩,看见我是不是很高兴?”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将报告单拿给生产人员。




“别忘了我给你的信,叶修。”




 




叶修僵了一下,随后打着哈哈把问题转移开了。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不再言语。




 




而邱非则是一门心思都在老师身上。




 




……




 




调侃调侃张新杰,叶修看看时间,估摸着邱非已经把这片地方的信件送完了,他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叶修。”在门口,张新杰叫住了他。




 




“嗯?”他回头看他。




 




“我有一封信想给你……”他注意到他的身子僵了一下,于是他只是轻轻笑了笑。




 




“关于你在我们这里顺走的面包的账单。”




 




叶修悄悄松了口气。




 




“不是一直都跟你说记我账上吗。”叶修冲他挥挥手,“走了,再见。”




 




“路上小心。”




 




走出工厂的时候,叶修看见邱非正蹲着研究麦田里的蚂蚱。




 




他走过去。




 




“邱非。”




 




“老师!”像是偷玩被抓包的小孩儿一样,邱非立马站直。




 




“送完了吗?”




 




邱非点头:“送完了,老师。”




 




叶修搭上他的肩。




 




“那我们回去吧。”




 




10.




 




邱非跟着叶修跑了大半个月。




 




这段时间他们去过深山里,去过大海边,去过繁华的商业街也来过只有一两个幽灵的荒郊野外。




 




而在这样的奔波中,邱非却从来不觉得辛苦,大概是那些收到信件时幽灵们温柔的神情能赶走一切疲劳吧。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在这个死后的世界,幽灵邮差对幽灵而言有多重要。




 




“你喜欢邮差这份工作吗?”




 




从便利店走出来,叶修问着邱非。




 




“喜欢。”邱非认真地回答。




 




“喜欢就加油吧。”叶修笑着,“把它当成一种荣耀。”




 




“嗯!”




 




邱非跟在叶修身后,走在裹着星星的夜空下。




 




希望,能成为像老师一样优秀的邮差。




 




把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连接起来吧。




 




11.




 




当然,一年后,邱非就能意识到,邮差还给崇敬着老师的他带来了附加功能。




 




邱非走进叶修的公寓,和往常一样帮叶修把邮箱里的信件拿上去。




 




然而今天的信封好像不太对。




 




邱非盯着手里粉色的信封以及那些熟悉的署名。




 




“……”




 




12.




 




老师啊啊啊啊!!!




 




END




 




死后世界小剧场——




 




关于邱非家的饼干:




 




邱非头痛地看着自己的窗台。




 




他买回来的饼干正立在窗台。




 




“你吃不吃我!”




 




“你不吃我不走!”




 




“你吃不吃!”




 




“不吃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邱非想起曾经在超市看到的秋刀鱼拿刀架在幽灵脖子上问他“吃不吃!”“吃不吃!”的场景。




 




觉得自己不比他轻松多少。




 




鬼知道它们从哪儿学的中文。




 




关于这里的偶像:




 




“周泽楷前辈长得很好看,为什么没有被挖去当明星呢?”邱非曾问过叶修。




 




“你看这里最火的明星组合。”叶修拿了一本杂志给他。




 




“Ghost party!!”这个标题印在上面,下面标注“鬼怪狂欢乐队”。




 




嗯……他们都长得很独特。




 




“好看的人长得好看的地方都差不多,但丑的人却丑得各有各的特色。”叶修感叹道,“死后的世界不再以貌取人了这让我很欣慰。”




 




关于霸图的工厂:




 




起初这片麦田是自由的麦田,因为麦子们都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大鸟。




 




没人能驯服它们。




 




后来霸图的人来了,同时来拜访的叶修还做了临时顾问。




 




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被弄上机器的麦子们从一开始的“不要!不要!放开我”状态变成了“啊,奇摸鸡~”状态。




 




导致直来直往的霸图汉子们每次使用机器收拾麦子的时候都有一种微妙的恶心感。




 




关于这个世界的天气:




 




“靠!”




 




乌云狠狠地砸下手里的牌,在白云嘲讽的目光中杀气腾腾地去天上飘着了。




 




一整天又是暴雨又是打雷的。




 




END








—————————————————————————








将近五个多小时这篇文= =








要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好烦!好蓝!又烦又蓝!








最近产量骤减,大家就别催了,毕竟大二狗了,我也是有很多作业要做的,再说我读的是设计,每一个作业都在爆我的脑洞= =








虽然次数少,可是我每一次都粗啊,都长啊,持久才是王道!【←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我要是知道就好了O.O】


评论

热度(242)

  1. 忘世无羡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利尔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
  3. 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