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世无羡

三生有幸,贵人相助!

【all叶】叶三岁今天五岁啦!

二十四桥明月夜:

病客:



 *叶修家的叶宝宝,all叶同居背景




 




*悄悄告诉你们,你们不要跟别人说




 




*我没灵感的时候




 




*就喜欢写小孩子




 




 




 




——————————————————————




 




01.




 




“啪!”




 




一双小手拍在了喻文州脸上。




 




然后就听见小男孩儿稚嫩的声音。




 




“猜猜我是谁?”




 




喻文州笑着放下手里的报纸,摸着下巴思考起来。




 




“叶修?”




 




“不是啦!”




 




“少天?”




 




“才不是!”




 




“阿花?”




 




“你才是大黄狗!”




 




男孩儿气嘟嘟地放下手,喻文州回头捏了捏他的脸蛋。




 




“哦~是三岁啊。”




 




“真笨!”




 




叶三岁显然对喻文州把他认成“阿花”这一事耿耿于怀,一边略略略地冲喻文州吐舌头一边跑去找叶修告状去了。




 




喻文州看他那小模样乐得不行,摇摇头捡回报纸接着看今天的头条新闻。




 




02.




 




叶三岁。




 




是叶修和他的伴侣们领养回来的儿子。




 




啊,是家里的小霸王。




 




当然“叶三岁”可不是他的本名,叶三岁学名,叶九九。




 




关于这个名字,是因为改名的时候叶修看其他人都在冥思苦想,翻着新华字典否定了一个又一个名字,要么就是俗气,要么就是念起来太拗口,总之没有一个满意的。叶修含着棒棒糖琢磨了一会儿。




 




“人生没有十全十美,那就九全九美叫叶九九好了。”




 




叶九九落户叶修家的时候三岁多一点,叶修喊顺口了就喊他“叶三岁”,每次这么一喊小孩吧嗒吧嗒就跑过来了,诶,这么一来,叶三岁这个小名,就这么定下了。




 




03.




 




叶三岁在叶家呆了一个多月后,就再也没了刚来时的拘谨和胆怯。




 




整天跟着黄少天和张佳乐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简直嚣张。




 




但嚣张如叶三岁也有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




 




别人家都是一个爸爸一个妈妈,为什么我有这么多爸爸呀?




 




他管叶修叫爸爸,管其他人都叫阿爹。




 




管王杰希叫大眼儿。




 




当他窝在叶修怀里看小人书的时候,他向叶修提出了这个问题,叶修摸着他的小脑袋。




 




“有这么多人疼你不好吗?”




 




叶三岁恍然大悟。




 




过了几天,叶三岁在小公园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有个小男孩弹弹珠输给他好几次后不乐意了。




 




俩小孩吵起来了,就开始拼爹。




 




“我爸爸有一米八!”




 




“我有好几个爸爸,加起来比你爸爸高这——”叶三岁使劲踮起脚比划,“——么多。”




 




“哼,爸爸多有什么了不起的!”




 




“过年我收到了九个红包。”




 




周围的小孩儿瞬间都沉默了,都在想九个红包能买多少肯德基。




 




叶三岁还摇了摇头:“唉,红包多了好烦啊。”




 




小男孩哭着跑了。




 




04.




 




叶三岁和他的爸爸们都相处得很好,但他最喜欢的是叶修和韩文清。




 




黄少天暗地里和叶修探讨过很多次,最喜欢叶修很正常,叶修这人惯孩子,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都对孩子进行鼓励教育,而且其他人要揪着叶三岁教训的时候叶三岁就可劲儿地往他爸那里跑,死抓着叶修不放就安全了,简直就是安全区。




 




黄少天多次批评:“这就是罪恶的温床!”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至于为什么喜欢韩文清家里的几个人一度都搞不明白,直到有一天一家人都坐在客厅里看电影,突然叶三岁兴奋地从自己的小房间里跑出来,头上戴着纸折的海盗帽子,穿着拿压岁钱买的海盗套装,肩膀上还有只假鹦鹉。




 




他把最后需要的眼罩戴上,抓住韩文清的手。




 




“老大,我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索马里?”




 




韩文清黑了脸,而其他人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韩文清耐心地把小家伙抱坐在腿上教育他。




 




“海盗是不好的。”




 




“可是好酷啊!”




 




“小孩子不能当海盗。”




 




“为什么你就能当海盗?”




 




“……”




 




“……我不是海盗头子。”




 




韩文清揉了揉发痛的额角,同时一手揽过叶修免得他笑过头滑下沙发。




 




05.




 




家里有小孩子是很有意思,不过有一点比较麻烦。




 




就是想温存一下的时候经常被打扰。




 




“爸爸!来和我玩拼图!”




 




“爸爸!你在哪个房间啊?”




 




“儿子叫我呢,起来。”




 




“不起。”




 




张佳乐埋头轻咬着叶修的肩膀,两人衣服都脱了一半叶修这一喊停张佳乐不乐意了。




 




“其他人会哄他的。”




 




“呵,那我哄你?”




 




叶修勾起唇角,张佳乐觉得他这模样贼他妈的好看,兴致勃勃地要去咬他的嘴唇。




 




“爸爸你在里面吗?”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张佳乐装听不见。




 




“咚咚咚!”小家伙连脚都用上了,张佳乐挫败地叹了口气,咬牙切齿地穿上睡衣。




 




“等他上学了我一定要把他送去读寄宿学校!”




 




叶修悠哉地理着上衣和裤子:“你舍得?”




 




张佳乐话头一停,无奈地抓了抓散开的头发。




 




“还真有点舍不得。”




 




叶修笑着弯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走去开门,一开门小三岁叽叽喳喳地牵着他的手拽着他去玩拼图。




 




跟在小家伙身后的喻文州微笑地看着从房间里出来一脸欲求不满的张佳乐。




 




“小家伙找他,拦不住,你知道的。”




 




他知道。




 




他怎么不知道。




 




上一次他也是这么放任叶三岁去敲喻文州房间门的。




 




报应总是来得如此之快。




 




张佳乐一转头,就看见叶三岁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冲他略略略。




 




……还是送去寄宿学校好了!




 




06.




 




哼!你们就是想霸占着爸爸不让他跟我玩!




 




愚蠢的大人们哟!




 




07.




 




然而,有两间房门叶三岁是不敢去敲的。




 




一间,是张新杰的房间。




 




张新杰是家里最严格的人了,就连爸爸都怼不过他,更别提叶三岁这个小不点。




 




叶三岁坐在儿童椅上,叶修坐在餐桌前。




 




两个人都苦着脸。




 




“我说,新杰……”




 




“阿爹……”




 




“必须吃完。”




 




张新杰不为所动,推推眼镜,翻开了一本食谱。




 




“在我看完这本书之前。”




 




叶修和叶三岁皱着眉,看着盘子里的胡萝卜和芹菜。




 




他们一家人昨天去医院检查,回来张新杰看着体检单脸色就沉了。




 




“我平时督促你们吃的那些东西呢?”




 




叶修和叶三岁互相看了一眼,他俩都是悄悄顺给其他人吃的。




 




在这一方面,周泽楷是真的乖巧,每次对叶修亲手喂给他的食物都来者不拒。




 




很幸福。




 




周泽楷想着。




 




张新杰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人,板着脸给他俩制定了饮食表。




 




“要不……减一点吧,什么事都得循序渐进不是?”




 




张新杰盯着叶修和叶三岁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叹口气,伸手夹起一筷子芹菜。




 




“你年纪也不小了,我担心你的身体。家里这些个人,缺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叶修愣了一下,乖乖张嘴咬下芹菜。




 




叶三岁坐在一旁,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用他的小脑袋瓜思考现在这个气氛究竟该怎么形容。




 




虽然不懂,不过让人很安心的感觉。




 




08.




 




三人温馨的喂食时间。




 




黄少天路过。




 




习惯性地嘲笑叶修和叶三岁。




 




张新杰又看了眼体检单。




 




……




 




“呜哇放我出去啊啊啊啊我不要吃秋葵走开啊啊啊啊啊!”




 




09.




 




还有一间,是周泽楷的房间。




 




周泽楷脾气很好,而且人长得也好看,叶三岁觉得要不是话少,他就是最完美的男人了。




 




这样的话为什么叶三岁不敢在周泽楷找叶修的时候去打扰呢?




 




啊当然是因为抢不过啊。




 




黄少天抱着叶三岁坐在一边,两人看着阳台上亲亲蜜蜜靠在一起晒太阳的两人,同时“唉——”了一声。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爸爸阿爹都说我是小可怜。”




 




“唉——”




 




“爸爸居然还说我是他的宝贝,哼!我就知道不能相信男人的话!”




 




“喂喂喂这个话就很过分了啊,而且你也是男的啊。”




 




“我是小男孩。”




 




黄少天把头放在叶三岁的小脑袋上。




 




“你说怎么我们俩加上都没有抢到跟叶修这家伙晒太阳的机会呢?我看周泽楷别叫枪王叫萌王算了,而且叶修居然吃这一套我真的是到今天都想不明白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叶三岁抬起头,短胖短胖的手指头戳上黄少天的下巴。




 




“唉,你这个小丑鬼。”




 




“喂!”




 




10.




 




“爸爸!”




 




“嗯?”




 




正刷着牙的叶修应了一声,叶三岁抓住了叶修的睡裤。




 




“今天晚上想和爸爸一起睡。”




 




“好啊。”




 




叶三岁牵着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打开门,叶修挑眉。




 




“你也要我哄着你睡?”




 




“怎么?不行?我也害怕呀叶修大大~”




 




黄少天抱着枕头坐在床边,一脸无辜。




 




叶修揉揉他的头发,把小家伙抱上床。




 




“行,都这么晚了,赶紧睡吧。”




 




“好~”




 




“少天去关灯。”




 




“OK。”




 




室内顿时陷入了黑暗,窗外的月光安静地洒了进来。




 




这是他的孩子,和他的家人。




 




叶修躺在两人中间,给他们理好被子,轻道了声晚安,闭上了眼。




 




“……”




 




“少天,你敢再把你的手伸进我衣服里试试。”




 




11.




 




虽然,叶三岁是如此的强势,但喻文州和王杰希表示毫不示弱。




 




每当叶三岁闹腾着要从他们身边拽走叶修的时候,王杰希只是揽着叶修,开口。




 




“三岁,我记得你上次在阳台上……”




 




“啊我去找周周玩好了。”




 




叶三岁打着哈哈跑掉了。




 




叶修疑惑地看向王杰希,王杰希笑了笑,在他耳边说道:“秘密。”




 




叶修想了几秒就明白了,啧啧两声。




 




掌握着小家伙所有捣蛋情况的王杰希。




 




轻轻松松就能制住叶三岁。




 




至于喻文州。




 




“我说,文州啊……”




 




“嗯?”




 




“我们又逛到这么晚了。”




 




叶修和喻文州,拎着购物袋,站在街边,此时最后一班公交车已经开走了。叶修正在想要不要叫个滴滴打车,就见喻文州伸手按下了他的手机,叶修抬头,喻文州笑得有几分暧昧。




 




“都这么晚了,不如,就在外面住一晚吧,附近有家酒店不错。”




 




叶修露出一个微妙的眼神,最后,把手机塞回了衣服口袋里。




 




12.




 




以下内容需回复可见。




 




13.




 




今天叶家很热闹,客人都来了好几批。




 




因为叶三岁已经五岁了,叶修他们的老朋友们对于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孩儿都很喜欢,都约好了要过来给他过生日,尤其是包子,一来就跟叶三岁打成一片在家里闹腾得像是脱缰的阿花。




 




因为人很多,生日蛋糕订了个大的,叶三岁看着上面五根点燃了的小蜡,感慨一声。




 




“我也是奔十的人了。”




 




周围一阵哄笑,叶修笑着理了理他细软的头发,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叶三岁嘿嘿笑了两声,在一首有好几个调子的《祝你生日快乐》中,闭紧眼睛许下了生日愿望。




 




啊,希望能永远永远这样和爸爸们生活下去。




 




14.




 




如果能每天都独占叶修爸爸就更好啦~




 




END




————————————————




这是一辆聪明人才能看见的车








看看评论区那些人唷,唉








聪明的人果然少(*゚ー゚)


评论

热度(265)

  1. 忘世无羡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